李隆基和武則天的關係唐玄宗跟武則天侄女的情史

武則天
武則天

武惠妃死後,唐玄宗也悲傷了好一陣子。但被武惠妃攪亂的后宮卻始終混亂不堪。不久,武惠妃的兒媳楊玉環,又要被風流李三郎扒灰了,李隆基又要上演“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老牛吃嫩草“的黃昏不倫之戀的大戲了。

艷美武惠妃攪亂了唐玄宗的后宮

年輕時英明神武的唐玄宗李隆基和他同樣英明神武的曾祖父唐太宗李世民不僅登基的方式如出一轍,而且創建了中國歷史上同樣輝煌繁盛,流芳百世的“貞觀之治”和“開元盛世”。但不同的是,李世民有幸娶到了後世交口稱讚的天下第一賢後長孫氏,使得李世民的后宮成為史上最溫馨的后宮;而李隆基卻不幸遇人不淑,娶到了姿色艷美卻攪亂后宮的惠妃武氏,使得李隆基的后宮成了始終混亂不堪的后宮。李隆基的后宮與其祖唐高宗李治的后宮極相似。竊以為,李隆基後期的怠政和享樂,就與武惠妃有很大的關係。

武惠妃(公元699年 – 737年),父恆安王武攸止,母楊氏;她是武則天的孫侄女,因其父武攸止早逝,得到武則天庇蔭的武氏自幼長於宮中,武惠妃長大後姿色艷美,能歌善舞。她遺傳了祖姑母武則天的美麗,聰明,但也繼承了她的多疑與陰狠。玄宗即位後,納武氏為妃並對其格外寵愛武。氏恃寵生驕,不但輕視其他妃嬪,就是入謁皇后,也多有失禮。

唐玄宗的皇后王氏,同州(今陝西大荔)人,梁冀州刺史王神念的後裔。李隆基為臨淄王時納為王妃,曾參與“唐隆政變”誅韋氏密謀李隆基。即位,冊立王氏為皇后。王皇后受冊以後,始終未產一男,因玄宗生性風流,皇后未免色衰愛馳。而此時的武妃寵傾后宮,入謁時目中無人,王皇后實在看不過去,不免當面呵斥武氏隱懷忿恨,遂在玄宗面前搬弄事非,玄宗動怒,趨入正宮斥罵皇后,且說要即日廢後皇后泣下道:“妾不過得罪嬪妃,陛下為何動怒,既使陛下不念結發舊情,獨不記妾父脫紫半臂易鬥面,為陛下作生日湯餅麼?“玄宗聽言,觸動良心,遂不提廢後之事,一擱數年。

起初,武妃數次流產,後來陸續生下兩子一女,三個孩子都長得姿容端麗,卻全數夭折,這讓玄宗感到十分哀傷。後來武妃又生下兒子壽王李瑁(即後來娶楊玉環者),但因為害怕孩子夭折,玄宗命其兄寧王李憲(即李成器)在藩邸代養李瑁,並由寧王妃元氏親自哺乳。後來不但壽王李瑁順利成長,而且武妃又相繼生下一子兩女,即盛王李琦,咸宜公主,太華公主。武妃既得生男,越發驕恣,常在玄宗面前誣陷皇后。玄宗又起廢後之意,故與秘書監姜皎密議,欲以皇后無子為藉口廢之。不料姜皎洩密,玄宗大怒,將姜皎流放致死。

王皇后害怕廢後,其兄太子少保王守一為了補救,找左道僧明悟,在府中祭南,北斗,刻霹靂木,上書天地和玄宗名諱,讓皇后合而佩戴,且祝禱道:“佩此有子,當與則天皇后比。”宮闈之中,耳目眾多,有人向武妃告密,玄宗聞之,驟入中宮,果在皇后身上搜出巫蠱厭勝證物。開元十二年(公元724年),玄宗賜死王守一,又下詔廢王皇后,封武氏為惠妃。是年冬十一月,王皇后憂死於冷宮。

武惠妃陷死皇后,遂想繼立。而玄宗對武惠妃的寵愛,亦始終不衰,又想立她為皇后,便令群臣集議。御史潘好禮上疏表示武惠妃的遠房叔公武三思與遠房叔父武延秀都是幹紀亂常之人,世人所共惡之;且太子李瑛不是武惠妃所生,而武惠妃自己也有兒子,一旦以武惠妃為皇后,恐怕她會基於私心而使太子的地位不安。此時的李隆基尚未完全昏聵,聽從了潘好禮的奏疏,沒有立武惠妃為皇后。但武惠妃在宮中的禮秩,一如皇后。

武惠妃不能為後,又想謀立兒子壽王李瑁為儲君。壽王非嫡非長,是玄宗三十子中的第十八子,武惠妃又不是皇后,況且,早在開元二年(公元714年),玄宗就已立趙麗妃之子李瑛為太子了。要想改立儲君,首先要設法廢去太子,這談何容易。

唐玄宗在寵幸武惠妃以前,曾經寵幸趙麗妃,皇甫德儀與劉才人,她們分別生太子李瑛,鄂王李瑤,光王李琚。後因武惠妃得寵,三妃相繼失寵。於是李瑛,李瑤與李琚兄弟常為母親失寵而不樂,且在一起議論,多有怨言。武惠妃之女咸宜公主的駙馬楊洄,深知武惠妃想廢太子李瑛,而立壽王李瑁的心思,為了私心利益,每日觀察李瑛短處,並將一切不利於太子的話向武惠妃報告毀謗由是,武惠妃在玄宗臨幸時且哭且訴:“太子結黨,想要謀害妾母子,而且還指責皇上“。玄宗聽信了武惠妃的蠱惑,大怒,即召宰相,欲廢太子。中書張九齡以歷史上的驪姬,江充,賈南風與獨孤皇后等人故事勸諫玄宗不能廢太子,玄宗聽罷默然,此事遂作罷。

武惠妃深恨張九齡,欲必除之。黃門侍郎李林甫揣摩惠妃的心意,時常說壽王的好話,惠妃對他相當器重。由是,武惠妃與李林甫串通一氣,內外排擠。不久,張九齡被罷官,由李林甫取代其位。開元二十五年(737年)四月,楊洄再次向武惠妃構陷三位親王,說他們三個與太子妃薛氏之兄薛銹共謀異事。武惠妃便設計派人去召三王入宮,說是宮中有賊,想請他們幫忙,而他們也答應了武惠妃接著又告訴唐玄宗:!“太子跟另外兩個王爺要謀反了他們穿鐵甲進宮了“玄宗派人察看,果真如此,此時賢相張九齡已罷官,便找宰相李林甫商議李林甫說:”!這是陛下的家務事,不是臣等應該干預的“玄宗便下定決心,廢三王為庶人,並賜薛銹死。不久,三位庶人皆遇害,天下人都為他們感到冤枉。

自陷害三王后,武惠妃多次見到他們的鬼魂,因此驚恐害怕成疾,大病不起。請巫師作法事,請和尚作佛事,並為他們改葬,甚至用處死的人來陪葬,都沒有用。開元二十五年十二月,武惠妃因驚怖過度而亡,享年三十八歲。可憐武惠妃,雖美艷而陰狠,卻謀奪皇后位和謀改儲君皆不成,且冤死皇后和三王,以至死時因恐怖而變得瘦骨嶙峋,以至李隆基都不敢探視。她過世後,鬼魂作祟的事也自然消失了。

唐玄宗之子李琮請示是否需要按照皇后喪儀,讓所有皇家子女服喪,唐玄宗沒有准許,而是沿用妃嬪喪儀僅讓其親生子女服喪。死後雖追贈她皇后之位,諡曰貞順皇后,葬於敬陵,並立廟祭祀,然其構陷王皇后,謀害三皇子之事人盡皆知,乾元年間,被唐肅宗廢去一切皇后祠享。

武惠妃死後,唐玄宗也悲傷了好一陣子。但被武惠妃攪亂的后宮卻始終混亂不堪。不久,武惠妃的兒媳楊玉環,又要被風流李三郎扒灰了,李隆基又要上演“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老牛吃嫩草“的黃昏不倫之戀的大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