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線是甚麼?

第二次世界大戰是以德國、意大利、日本法西斯等軸心國(及保加利亞、匈牙利、羅馬尼亞等國)為一方,以反法西斯同盟和全世界反法西斯力量為另一方進行的第二次全球規糢的戰爭。二戰時一次大規糢的、全球性的戰爭。那麼二戰的導火線是甚麼?一戰的結束就意味著二戰的開始嗎?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戰爭雙方簽署了凡爾賽和約。但令人始料不及的是,這一紙和約竟然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索。戰爭結束後一個新的魏瑪共和國在德國宣告成立,在經历了短暫的繁榮後,魏瑪共和國就陷入了嚴重的經濟危機。這為德國極端右翼勢力的興起提供了良機。由阿道夫・希特勒所領導的黨就是其中之一,他宣稱德國的困境之根源來自於戰後強加給德國的嚴厲條款。他的理論受到許多分子的狂熱支持,到1933年,黨已經從一個微不足道的小黨一躍成為國會內第一大黨。1934年8月2號,希特勒奪取了政權,成為了位名副其實的大獨裁者袖,一場空前的世界大戰正在悄悄地醞釀……1939年9月1日,德國對波蘭不宣而戰,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仿佛轉眼間,距離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已過了60年。回顧历史,分析這場人類社會經历的規糢最大、傷亡最慘重、破壞程度最深的全球性戰爭是如何爆發的,對今天的世界有著非常重大的借鑒意義。認真吸取历史的教訓,人類才能真正避免再次走入戰爭的深淵。

慕尼黑陰謀
慕尼黑陰謀

「凡爾賽―華盛頓體系」埋下禍根

1918年11月11日,德國與協約國在法國巴黎東北的貢比涅森林簽訂投降協議。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協約國的勝利宣告結束。戰爭結束後,協約國集團於1919年和1922年在巴黎和華盛頓先後召開了國際會議,討論重建戰後國際秩序的問題。經過幾番討價還價,最終建立了戰後初期的國際體系,即「凡爾賽―華盛頓體系」。

「凡爾賽―華盛頓體系」的核心問題是解決德國問題。許多人認為:協約國不承認德國的大國地位是導致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根本原因。因此,當時許多歐洲政治家天真地相信:只要能夠處理好這一問題,就可以使歐洲避免另一場戰爭。但是,英、法、美三國操縱簽訂的《凡爾賽和約》在處置德國時採取了「以暴治暴」的方法,使德國喪失了1/8的領土和1/10的人口,在德國人心目中埋下了仇恨的種子,從而背離了制定這一條約的初衷。

一紙和約真能一勞永逸地解決德國問題嗎?

在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的二十餘年,無論協約國集團在處置德國問題時怎樣大發仁慈,都難以改變德國老百姓心中約定俗成的基本認識:戰爭賠款是德國貧困的根源。不管是瀕於破產的商人、收入菲薄的教師,還是失業的工人,都把他們貧困的原因歸咎於戰爭賠款。在德國人看來,在「凡爾賽―華盛頓體系」下,普魯士占領了100多年的但澤(今波蘭格但斯克市,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由國際聯盟和波蘭共同管轄)成為了自由市,波蘭走廊把東普魯士同德國本土分割開,德國喪失了所有的殖民地,所有這一切帶給德國的只有貧弱和苦難。德國人認為,擺脫困境的根本方法,是推翻壓在他們頭上的《凡爾賽和約》。此時,大多數德國人心中想的只是:複仇!複仇!複仇!希特勒和納粹黨的出現恰恰迎合了德國人這種急於報複的極端民族主義心理,因而輕易上臺執政。